首页 arrow 留学博客 arrow 世界创业最佳大学,以色列理工学院
世界创业最佳大学,以色列理工学院

众所周知,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是创业者的摇篮。然而在美国,他们都没有以色列科技类大学的影响力大,其中最出名的是位于海法的以色列理工学院。

自从100多年前以色列理工学院成立,该校四分之一的毕业生走上了创业之路;从2004年至今,该校毕业生拿到了4个诺贝尔奖,创办的公司有三分之二在纳斯达克上市。以色列被称为“创业之国”,以色列理工学院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得到了巨大的荣誉。

 

Peretz Lavie从2009年开始担任以色列理工学院校长。在他当校长的期间,他聘请横跨多个传统科学领域的专家,鼓励更多教授和学生参与创业,让学校变成了创业者的温室。

大学的使命是为国家服务

Peter High: Lavie校长,在以色列的商业历史和文化中,以色列理工学院是一个真正诞生传奇的地方。以色列被称为创业之国,不少人相信您的大学就算不是最大功臣,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大学应该怎么做才能成为创业者的温床?

Peretz Lavie:以色列理工学院其实是以色列的创业发动机。你提的这个问题,我被问到太多次了,现在我已经有了答案:一个世界一流的大学要在在国家经济中扮演 重要角色必须具备三个要素:优秀的学生、优秀的教师,以及明确的使命。前两者是显而易见的,但第三个要素不那么明显,但它是大学DNA的重要部分。关于以 色列理工学院改变以色列经济,历史上有不少例子,我可以举出几个。

20世纪早期,以色列理工学院成立之初,就以让犹太人能接受科技教育为使命。当时欧洲的犹太人还不能从事科技研究,因此1905年以色列理工学院成立时,就是为了让犹太人也能接受科技教育。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1924年以色列理工学院正式招生。

以 色列建国之后,前总理David Ben Gurion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使得理工学院成为了以色列最重要的大学之一。他在Carmel 山的山顶选了一块地方给理工学院的航空工程系。早在1954年,他就意识到,航空工程对于国家的未来非常重要。同年,以色列飞机产业在那里诞生,现在那里 是以色列的三个最大的工业园区之一,5000名工程师都是以色列理工学院毕业的。

另一个例子发生于1969年,当时学校决定成立一个微电子研究所。在那时,很少有人知道微电子是什么东西。然而六日战争之后,戴高乐宣布对以色列实行武器禁运,当时以色列急需半导体,微电子研究所极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这种环境中受教育的学生,毕业后也会继续执行这样的使命。所以,只有集合了这三大要素,才能为国家和民族服务,改变国家经济或环境。

创业者要有激情

High:你曾经在美国待过很长时间。美国和以色列都是移民国家,移民来自世界各地,对于移民来说,未来是不确定的,所以他们的创业都是从头开始。所以我一直相信,美国人的DNA里就有着创业精神,我认为以色列也一样。你觉得呢?

Lavie:我同意这种说法。但是,以色列还有另一个特点,需求是我们发展的动力,为了改善我们的环境,我们必须发展必须创业。而且我们也发自内心地尊重这种创业需求。

High:你接触过许多企业家,你认为创业精神是可以从学习中得到的,还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天生和后天占多大程度?

Lavie:对于创业精神可以在学校学到这种说法,我表示怀疑。一个内心没有激情的人,怎么可能去创业?激情这种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创业或创新会受到多种因素影响。

首先是,培训学生或企业家承担风险或失败的能力,这种能力非常重要。只有十分之一的创业公司最后获得成功,一些企业家在第七次或者第八次创业时才成功,因此在面对失败,必须要能迅速恢复。

其 次是,有创业的需要。你提到的移民或那些喜欢挑战环境的人有时会表现出这种特点,此时能做的就是给这些人一些直接的激励或者树立一些模范让他们成为更好的 企业家,我们在以色列理工学院就是这么做的。也可以给他们一些基础的东西帮助他们建立企业计划或实现他们想法等等。这是外部力量可以提供的一些基本工具。 我相信,个性和个人经历才可以让一个人成为企业家。

跨学科是科学的未来

High:据我所知,以色列理工学院的课程中最关键的环节是在实践中学习,而另一个环节在于在多个孤立学科中交叉教学研究。这是怎么形成的?

Lavie: 这是很有趣的事。当我遇到毕业十年的理工学院学生时,我问他们:“以色列理工学院给了你什么?你在以色列理工学院学到的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们一致告诉 我:“教会了如何思考,如何解决问题。因此,当我进入一家高科技公司时,即使遇到了我不熟悉的领域,我也能解决任何问题。”这种跨学科的教学不仅能让学生 眼界开阔,还能让学生独立思考。

过去的科学之间是孤立的。你是某领域的专家,那么你不需要了解其他领域,只要做这个领域的工作就够了。21世纪的科学,尤其是21世纪下半叶的科学,更强调多学科的合作。你不能光依靠某领域的专业知识,还要了解其他领域。所以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大多数研究中心都是跨学科的。

我正在招募同时精通计算机科学、生物、医学的教师,因为在未来,没有大数据的医药业是没有前景的。我在机械工程系给一个细胞生物学家开了课,在计算机系给一个生物学家开了门课。我相信这是科学在未来发展的方式。

校友扮演重要角色

High:你之前提到与校友的对话,让我想到,对于目前的在读学生来说,他们都是可以借鉴的前辈,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理工学院的校友都扮演了哪些角色?是提供建议,还是其他?

Lavie: 非常好的问题。我给你举个例子可以说明。201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Dan Shechtman教授,开设了一门课叫做“创新精神”,已经持续了27年,面向所有学生。每年有200-600名学生选修这门课。每年,Danny都会 邀请那些上过这门课的毕业生出席,让他们在课堂上会分享自己的成功和失败。自从我成为一个业余的企业家,在过去17年里,我都在这门课上分享我在商业和学 术上的经验。看着坐满教室的学生,看着他们闪亮的眼睛,看着他们记下你说的每一个字再提出问题,我相信,这会为学生提供灵感。

另 外,学校还有几个项目,由校友全权负责,他们会指导学生团队建立商业计划或提出想法。其中有一个叫“BizTEC”的全国性竞赛,需要从成百个团队中选出 75个,每个团队都要提出一个有创业价值的点子。每个团队在各自的领域都有一个校友做指导。在给学生提供经验和刺激学生提出想法这方面,我们做了相当多的 工作。

在纽约有新发展

High:以色列理工学院与康奈尔大学合作,在纽约罗斯福岛合作建了一个科技园区。我很好奇,为什么会选择纽约?为什么会选择康奈尔大学?

Lavie: 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纽约市长布隆伯格邀请我们参加一个比赛,要求是在纽约开办一个研究中心。布隆伯格市长非常公正,思维也很开阔。他说:“我们嫉妒硅 谷,希望纽约能成为全世界的科技之都。”必须承认,起初我以为这只是顺手的邀请,后来才意识到他们确实需要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参与。

比赛的第一阶段,有55所大学参加,纽约市提供了免费99年的土地,一亿美金,而你得拿出与一亿美金足够匹配的东西。我们是一个州立大学,没那么多经费,因此委员会建议我们先提出计划,再找一个可以承担费用的美国大学一起实现计划。

根 据经验,我们提出的是一个多学科交叉研究的计划,建议在纽约建立三个中心。第一个是媒体中心,涉及金融市场、媒体、广告产业,这是根据纽约的工业实力量身 定做的。第二个是健康生活中心,不是疾病研究,而是用科技提高生活质量。第三个与城市建筑环境有关。这三个中心的共同特征是,都和大数据及信息技术有关。

委 员会喜欢这个提议,我们进入了比赛的第二阶段,然后我们开始寻找合作者。在失望了两次之后,我接到了Sandy Weill的电话,他说服我相信康奈尔大学和以色列理工学院是天作之合。一小时后,我接到了康奈尔大学校长David Skorton的电话。一周后,我们在纽约达成一致,确定建立以色列理工-康奈尔创新研究所,这是康奈尔科技园区的一部分。我们还为合作调整了之前的设 计。后来的事情变得令人震惊,我们从高通公司创始人之一Irwin Jacobs得到了一份大礼,现在研究所被称为Jacobs学院(Jacobs Technion Cornell Institute ,简称为JTCI)。

这个研究所将在两年后启动运行,罗斯福岛上的科技园区也将在2017年开启。Google也同意将在它位于切尔西的总部为我们提供60,000平方英尺的空间。我参观过那里,那里的空气中都充满了兴奋,真是不可思议。

科技园区对纽约的影响已经显现。最近,我遇到了纽约的州审计官员DiNapoli先生,他出具了一份过去三年纽约高科技公司的发展报告,报告称高科技公司在纽约出现令人难以置信增长,而原因之一是康奈尔科技园区和JTCI的成立。我不得不捏了自己一把以确定我不是在做梦。

如何鼓励教师创业

High: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你曾经供职于多家创业公司。之前,你也谦虚地自称为“一个业余的创业者”,你是否鼓励教师积极投身商业或者成为学生创业公司的董事?如果是的话,你认为教师有哪些学生没有的优势?

Lavie: 所谓应用学科与基础学科之间的紧张关系存在于每一个大学。一方面,有些教师会说:“我只对获取知识感兴趣,只想知道人体是如何工作的、自然界的法则是什 么,对如何应用我的发现没有任何兴趣。”另一方面,不少人像我一样,总觉得基础科学有了新进展,下一步要考虑就是如何用它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我相信这是 一种健康的张力,偏向于其中任何一个,都是不健康的。所以必须一起鼓励。

在我当上校长之后,我就开始鼓励人们将发现应用于科技中。我创办了一个基金,称之为概念验证基金。任何教师只要觉得自己的想法可以变成有用技术,就可以申请这个基金,并得到支持进行验证。这是一个开始。

然 后我又成立了第二个基金,不为启动阶段的企业提供融资,只做第二轮或第三轮投资。这样做的原因,第一是为了增长外部投资者的信心,第二是为了保护新成立公 司的权益。结果在过去的六年里,这个基金为理工学院中诞生的企业筹集了2.71亿美元,每年有6到13个企业最后获得独立运营。我相信,在未来,这会成为 理工学院的收入来源之一,因为学校与教师之间是五五分成。这种方式也激励了那些有能力有激情的教师去实践。

一些公司利用这些基金得到了发展:比如Mazor,这家公司生产可以做脊柱手术机器人;比如ReWalk,这家公司帮助下半身麻痹患者重新获得走路的能力。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因此,我个人认为,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都应该得到鼓励。

校长的本职研究

High:校长你是睡眠研究领域的先锋,在准备这场访问时,我了解了“入睡之门”和“睡眠禁区”的概念,觉得很有意思。能解释下这些概念吗?它们可能被应用到科技中吗?

Lavie: “入睡之门”和“睡眠禁区”是我在80年代和90年代做的研究。

许多年来,主流观点认为:睡眠是一个直线或迅速递增的过程。人们在早上醒来,新鲜,充满能量,白天积累疲劳,对睡眠的需求在夜晚达到最高点。

我 的研究显示睡眠并不是直线式的,也不是递增式的。下午六点到晚上八九点之间是进行创造性工作的最好时期,我称之为“睡眠禁区”。这段时间正好在“入睡之 门”开启之前,此时人们最清醒,反应最快,很难入睡,是进行创造性地思考和集中精力工作的最好时段。这个观点与主流观点正好相反。“入睡之门”是指人们入 睡前的一个很短时期,并不能累积。

后来我们发现全世界的人都有“入睡之门”和“睡眠禁区”,这直接影响了人们设计轮班制、白天工作制、治疗失眠症或改变困倦模式。

我们还发现,褪黑激素在入睡之门开启前一小时左右开始会在血管中增加,然后关闭入睡之门。这为我们把褪黑激素用在安眠药里提供了思路。

High:你是如何把你的发现应用在您的生活中的呢?

Lavie:我尽力让我的入睡之门和我的行动同步。

对未来趋势的看法

High:你的工作会让你经常考虑将来的趋势。在以后三年的趋势中,哪些让你特别兴奋?

Lavie:让我兴奋的趋势有两个,都与科技有关。

第 一个趋势是用科技监控不同身体机能。在以色列理工学院,就有几个学生团队运用纳米技术用非常便宜的传感器检测肺结核和疟疾,令人惊叹。我的一个公司利用非 侵入性技术在10分钟之内检测动脉硬化,可以真实地预测动脉血管未来是否健康。这是很有前途的。许多大学和企业都在致力于用手表监测你的身体机能。

第 二个趋势是用自动翻译不同语言进行交流,我相信这一时刻很快会到来,会改变全球化趋势。我只想举一个与在线开放课程MOOC有关的的例子。以色列理工学院 在MOOC上放了一个纳米技术的课程,用两种语言讲授。英语课程有33,000个注册者,阿拉伯语的有8,800个注册者。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功。我相 信,用技术克服语言之间的障碍,是未来最令人兴奋的趋势。

评论 (0)Add Comment

输入评论内容
quote
bold
italicize
underline
strike
url
image
quote
quote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Smiley

busy
 
全年无休联络邮箱! 全年无休服务邮箱:service@greatessay.net This Page Is secured by verisign! 安全信心保证,通过SSL认证 icp沪ICP备09024179号-1
Copyright © 2005 - 2019 GreatEssay不满意就退款 欧美籍人士编辑 personal statement , 留学推荐信 , 科技文档 , 商业资料.
本站版权及一切产品的最终解释权归 上海程瑞商务信息咨询公司 所有